白水煮鸡蛋

666

【微鹊白】反正就是突然想到的梗

假酒害人。
那件事后,李白对这句话深信不疑。
某天,李白病,扁鹊来给他看病。但李白死活不肯给扁鹊把脉,说不给酒喝,就不给看病。
扁鹊无奈,只好答应了他,要求是,先把脉。
李白一听有酒喝,整个人都安静了,乖乖的伸手给扁鹊。
“小感冒罢了。”扁鹊配了点药,嘱咐李白好好吃药,明天给他带酒来。
为了防止李白生病期间偷喝酒,顺手把李白的酒葫芦带走了,美名其曰:装酒。
第二日。
扁鹊匆忙赶到李白住处,准备按门铃时,突然想起,忘记给李白带酒了。
或许是想捉弄一下李白,扁鹊从腰间顺手摸下一瓶药剂(你们懂的),倒进酒葫芦里。
扁鹊进李白家里后,随手把酒葫芦往桌上一放,就进了李白的房间。
“差不多好了,这两天注意,别吹风就好。那我走了。”扁鹊收拾着手中的药材器具,对李白说。
“我酒呢?”扁鹊身体僵了一下,有些心虚。“外面桌上。”扁鹊抛下一句话,就离开了李白家。
风油精的味道比较大,但是葫芦里的常年不散的酒味更大。
李白拿起葫芦,也没主意酒葫芦里的一丝异味,抬手,潇洒的把“酒”往嘴里灌。
那“酒”入口,李白才发觉不对,但多年养成的习惯难改,他没来得及做出动作,风油精已经被他咽下去了。
舌尖,口腔,食道,胃里布满了风油精那凉丝丝,甚至有些辣的感觉,李白气到仰天大喊一声:“秦越人!!!你个混蛋!!!”
然鹅李白一开口,就一阵风冲进口腔,爽的李白全身打颤。